最新消息

科研:用正念思考(彭思龙)

时间:2012/3/17 18:51:25  作者:团队成员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222  评论:0
内容摘要:
前段时间,因为课题进展,经费申请等问题困扰,内心多烦恼。烦恼之余继续读书,尤其是对心理调节的书比较喜欢,这几天在看一行禅师的书,他讲了不少很好的道理。我体会较多的是一个词:正念。他强调做事要用正念,我认为做科研尤其要用正念思考。实际上,这么多年我一直困惑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自认为不笨的情况下,为什么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科研成果?没找到好题目?还是没有好的方法?还是基础不够?这些都没有很好的自我解脱,这几天突然似有所悟,实际上,还是心理,心态造成的。心不净,心不静,导致思考的效率不高,高度不够,深度也不够,因此还需要继续上个台阶。这就是思考问题的方式,心理,要用正念
 
什么是正念,我是这么理解的:首先,正念是正确的感觉。用正念思考就是感觉有种正确的感觉,也许不能用理性证明其正确性,但是能够感受到正确的滋味。其次,正念是端正的感觉。我们看人喜欢看到仪态端庄,正念正是仪态端庄的一部分,端正给人的感觉也是正念所发出的信息。复次,正念是稳重的感觉。有了正念似乎就没有轻飘飘的困惑,而是一种脚踏实地的体验,有一种凝重感。再次,正念是平和的感觉。有了正念不再有慌乱的感觉,而是平静和平的,充满了自信。最后,正念是一种平衡的精神状态。正念不是一个虚的概念,而是可以实际感觉到的心理平衡状态。
 
用上面的状态去思考问题,我相信会有很好的结果。但是这种感觉描述的还不够,正如佛经中为了阐述一个思想,正面阐述往往说不清,那么就用否定式的定义,所谓否定式定义就是告诉你什么是不对的,当你明白了那些不对的,自然就能理解什么是对的。如何思考正可以用这个方法来描述。就我个人短暂的经验来说,下面的几种思考方式实不可取的,有害的,甚至是错误的。
 
一、一举成名的思想。我们做科研的时候,在很多情况下,不自觉的陷入一个误区,那就是我要做一个好工作,发一篇好文章。这个目标自然不是什么坏事,坏就坏在我们在思考学术问题的时候时不时的钻进我们的大脑,把正在思考的问题搅浑了,让我们失去了方向。经常是刚刚有了初步的进展,就开始幻想如果做成了什么结果,结果会如何如何。最终的结果基本上就是得到了一个或者几个中等的结果,当初的那种幻想还是不能实现。过几年会发现,自己当初的设想其实没有错,但是就是被那些恶劣的幻想给破坏了,假如没有那些幻想,也许能够走得更远一点,说不定也就真的实现了所谓的梦想。很多做的很好的人也就是比普通人走得稍微远一点,对,就是远一点。这一点正是难于达到的。
 
二、迎合的思想。我们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尤其是选择课题的方向,选择课题的技术路线的时候,经常容易想想我们的课题会受欢迎吗,我们的技术路线是热门的吗,我们的工具是不是新潮流。这是每一个年轻人都会做的事,但是这样的结果往往是不好的,可能会发表一些文章,但是也就止步于文章。因为在我们的思想中有了迎合大众口味的思想,就限制了其他很多种可能性,我们就不能真正的得到更好的解决方案。所谓精思独辩还是强调不要媚俗,不要迎合,这在思考的时候需要尽量避免,一旦陷入就基本没有什么大的机会。实际上我们活在某一个圈子里,很容易受到集体意识的绑架,思路实际上并没有 真正的开阔,因此也就很难获得很好的机会。
 
三、自卑的思想。在求学阶段,在刚入道的时候,都会碰到自信心的问题。在大多数时候,我们是不自信的。某一个课题我们不敢碰,某一个想法不敢往下走,因为某某大牛曾经做过,某某文章曾经讨论过。这些让我们给自己排上了一系列的篱笆,那我们的思想就少了若干条可能走下去的路。爱因斯坦在思考的时候,物理学界的人在庆祝物理学大厦的宏伟,他甚至都不是圈子里面的人。正因为不是圈子里面的人,他才有机会独立的思考,不管什么问题,只要是客观遇到的都要思考,不管什么路线,只要合理的,就可以尝试,不管什么工具,只要有用,就可以采用。这是真正的独立。自卑的人是没有独立性的,永远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是最有害的想法。
 
四、一亩三分地的思想。我们可能会在某一个时间发现或者发明一个小工具,一个小理论,那么我们就很容易陷入不断地耕耘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怪圈。具体表现就是,不断地试图美化自己的工具或者发现,不断地推广自己的工具。这些在商业上是好的,但是对于科学研究,其实不好。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说成功在六个月后就会成为成功的障碍(某读者给我的留言)。我们做了点工作是好事,但是我们局限在我们已有的工作上就是个错误。因为那些有意义的工作做出来之前没有一亩三分地,所以才做出来,而现在有了一亩三分地,这就限制了我们思想的自由。客观的评价自己过去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有些工作注定就是教学的作用,传播的作用,练习的作用。没有必要非要给自己的科研成果不断地尝试美化
 
五、大跃进的思想。科学发现是有其基本规律的,有些是不能超越的。好比物理学中的光速的不可超越性,虽然还不能就此断定真的不可超越,但是显然即便可以超越,也非很容易的事情。我们自身的基础,智力,修养决定了我们在某一个时间段内只能达到有限的高度,那就不能给自己设定一个超高的目标。这种超高的目标有时候会像吸毒一样不断地给自我以刺激,可能会在短暂的时间内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副作用是惊人的。因为目标超高,就会经常采用高风险的路,这跟金庸武侠中经常描述的走火入魔的感觉是类似的。速成,超高,都不是好的方式,绝对是错误的方式
 
六、(经博友fhli50613提醒,补充一条)盲目反对思想。逆向思维对于科学创新是有意义的,但是有时候我们为了凸显我们的特性,刻意的去反对某些现成的成果,这也是有很大风险的。实际上,存在的东西都有其合理性的一面,当然也很可能都存在不好的,或者不合理的一面,但是完全彻底的否定本身就是错误的。佛经说,错误的反面也是错误就是这个道理。我们最好能客观的评价已有的结果,吸取其合理的一面,改进其不合理的一面,一味的否定也可能会自绝于学术殿堂。
 
如何思考,刚刚有些感悟,但是远远没有结束。但是这是个值得深究的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才可能走得更稳更快更好,我们的科研体验才更符合我们的追求。用正念思考是个新的体会和尝试,用正念来克服各种潜意识中隐藏着的不良倾向,也许就能将自己引向真正正确的方向。读书有悟,撰文以自勉。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9416&do=blog&id=543118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   课程研究所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OTCMS V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