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迈向一流大学”评鉴指标之建构

时间:2012/6/6 21:07:30  作者:团队成员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27  评论:0
内容摘要:文章以世界一流大学的办学经验为例,从办学理念及特色指标、研究品质、教师品质、学习品质、国际化、社会服务、公平正义与多元、管理品质、基础建设品质等方面论述了建设“一流大学”的评鉴指标。

前言

    在全球化时代,知识的创新与研发决定国家的竞争力,大学的研发成果又肩负起国家知识创新之枢纽,因此各国无不投注大量经费以提升其大学之研发与创新能力。近年来全球大学排名系统的出现,使得各国用足全力,提升大学挤进国际百大的行列,日本的“21世纪卓越中心”,“韩国脑力BK21”工程以及中国大陆“211工程”与“985工程”都是最好的例子。中国台湾也不例外,2006年起推出“五年五百亿”计划,期望10年内有一所大学能挤进世界百大。

    学者对于只重量化的大学排名系统多有批判,这些指标通常忽视品质因素,同行评价主观性过强,或是论文资料库之引用仅有利于英美系国家大学;而各排名系统对同一所大学评价差异大,影响大学排名的可信度。大学排名系统最主要的问题,在于排名主要依赖办学成果。例如,上海交通大学几乎都以研究成果作为排名依据,然而对于想透过指标去了解一流大学或百大如何达到这些成果的大学而言,助益不大。

    本研究关注过程与策略面向,探究世界一流大学办学成果或绩效的过程因素,重新建构一套评鉴指标,提供相关大学参考。研究透过文献分析与专家焦点座谈方式进行。研究分两阶段进行:第一阶段由研究小组作文献分析与探讨。文献部分包含相关大学研究、一流大学年度报告、策略规划书及该大学相关文件,经过小组多次讨论之后,建构一套一流大学之评鉴指标架构草案,计有9个面向,24个规准(暂定),并说明其策略与选择之理由。第二阶段则邀请台湾具有高等教育专长的学者专家共8-12位,召开专家焦点座谈会,修订该架构与规准。

    “迈向一流大学”评鉴指标建构

    以下说明9个面向和24个规准,本文仅以举例子作部分说明。

    办学理念及特色指标

    一流大学为求大学发展,每年除有年度报告 (annual report)或年度回顾(annual review)之外,多会依其本身的自我定位、办学理念及学校所具有的特定条件进行长期的规划。兹以加州柏克莱大学(UC Berkley)为例来说明。

    柏克莱大学“策略学术计划”的内容大致分成几部分:1.计划简介,交代柏克莱大学所面临的问题及发展过程。2.柏克莱大学的理念(the essence of UC Berkley),分别是:教育与研究的结合;学术系所的品质和广度的讲究;博雅教育的强调;研究与创发精神的营造;学术与专业训练的融合;有活力及多元知识社群的经营;便利于互动交流校园的打造;教职员工生伙伴关系的建构;追求知识独立心灵的陶成;体认对加州州民的社会责任;各领域追求卓越的精神。3.柏克莱现状(BerkleyToday),陈述了柏克莱大学的内部及外部的情势,分别是:(1)柏克莱大学的定位是研究型大学,也负担教育优秀学生的任务,衡量柏克莱大学的学生人数是全美排名前10的研究型大学的首位,柏克莱大学须有效地抑制学生人数的成长,但重要学术领域的继续成长则不应受到校园有限的影响;(2)加州的人口组成愈是多元,柏克莱大学的教职员工生的比例愈须反映这样的多元;(3)柏克莱大学的研究生比率降低,大学必须因应;(4)系所的调整须与时俱进,且有清楚的标准来决定系所的扩充或减缩;(5)科际交流与整合愈形重要,大学应在软硬体方面予以支持;(6)知识社群的营造,其中包括优秀教职员的聘雇、新学术领域的扩展、教职员工年龄的恰当比率、有吸引力的薪水、充分而可负担的居住设施;(7)大学建筑房舍的更新及安全维护需要州政府的强力支援,额外资金的取得亦须努力;(8)在州政府预算支持日趋递减的情况下,柏克莱大学的经营转而日益企业化,但柏克莱大学尤须注意不应因为大学的企业化而损及没有外援的学术系所。

    该“策略学术计划”还列有详细的原则及具体可行的建议,大致是:1.学生人数的限制;2.确保各学术领域的卓越出色;3.新领域的发展;4.改进大学部学生的教育品质;5.教师教学品质的提升;6.研究生教育品质的持续提升;7.研究水准的继续领先;8.校园设施的改进更利于使用者的互动与交流;9.宿舍的投资与建设。为了确保“策略学术计划”的可行,此计划在付诸执行时需确定教职员工生的参与,也需详细评估计划执行时对大学职工可能形成的影响。为了确保“策略学术计划”能够落实,计划委员会还建议了分工模式、评估计划、计划执行的时程及诸多细节。

    研究品质

    追求卓越的研究品质,首先得网罗一流的研究人才,其次要确保研究经费无虞,最后需考量研究资源配置之优先顺序及公平性。因此一流大学设置公平、透明的研究计划补助政策及内外审机制,如普林斯顿大学设有“大学研究委员会”(University Research Board),提供开放的管道供研究人员申请所需经费并定期评鉴检核研究成果。评鉴结果有三重意义:第一,可以协助研究人员自我调整,改进工作成效。第二,可供决策者或审议委员会作为研究经费配置的主要依据。第三,可因应不同需求汇集成大学之重大绩效说明资料,俾对政府或民间负责并获致两者之支持,使大学顺利取得经费资助。为了培育优秀研究人才,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及柏克莱大学将经费申请资格扩及研究所及大学部学生,使具潜力的年轻学者能亲身体验学术研究的过程,培养研究的直观与实作。

    知识的多向度及人类社会问题的多元性使许多一流大学如牛津大学、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California)、墨尔本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及东京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okyo)等皆积极促进跨领域研究机制之形式及环境之营造,并推动具体的政策与完善的行政服务支援各系所及研究中心的交流、沟通与合作。例如南加大新成立的Provost's Advisory Group on Interdisciplinary and Universitywide Programs即致力于建立全校各领域人才及研究专长资料库,同时检核跨机构合作的主要障碍,并对障碍的移除提出具体建议,以便有效统整校内优秀研究团队,集中研究资源。如此不仅能整合提升校内整体之研究能量,亦可促进学门之间的对话与了解,无形中更有益于良好校园研究氛围的营造。

    教师品质

    重视研究与教学双轨并行的遴选标准以吸引卓越人才增加留任率外,一流大学同时也重视人才的培训与专业发展。墨尔本大学、加州柏克莱大学与威斯康辛大学都同时强调教学卓越的认可,寻求可以帮助教师自我评鉴以提升学生学习进步的方法,同时发展评量教学的规准,提供诱因鼓励教师参与教学的回馈机制,帮助教师成为更好的教师,并推展新手教师辅导方案,协助新进老师专业发展。许多学校也都设立一笔基金作为教学卓越奖金的来源,资助教师聘请教学助理(TA)并协助训练,同时也改善教室设备,增加数位学习教室,增进教师与学生的学习互动,提升教学效果。

    许多学校也多特别注意这一方面教师成长的机会。例如,威斯康辛大学的特别规划“行政的实习方案”(administrative internship program),帮助资深教授在行政生涯上可以进行得顺利与卓越。学校本身还扩大既有的“领导中心”(the Leadersip Institute)协助教职员在领导与管理能力上的发展(UWMadison,1999)。这些学校将教师视为可以开发的人力资源,教师不只在学术与教学上的专业发展有需求,学校方面更看到教师在行政、管理与领导能力上开发的需要。

    学习品质

    南加州大学意识到学习者教育需求的重要性、多元性与变动性,转化实践于以高度弹性与个别回应方式,组织与提供学生教育与服务,相信顶尖的学生会考量全球高等教育市场,以及寻找最适合其兴趣、目标、需求与学习型态的教育方案。为求吸引优秀学生与满足各种学生需求,南加州大学透过改善课程结构与教学方式,善用科技,以图打破学习时空的限制,提供学生更弹性、更广阔与长远的学习机会。例如,允许学生透过核心学科以统整应用学习领域,鼓励其加深从事领域学习;为更新与加强研究生教育,提升课程、建立跨学院合作、改善学生支援,而制定不少成功跨学科方案及成功运用科技与远距学习方案(USC,2004)

    一流大学除重视大学生的未来就业,也关注他们研究的潜力,因此提供相关就业与研究技能的培训计划。柏克莱大学特别重视学生小型团队经验,认为探索精神与合作解决问题能力在此会油然而生。因此该校提供新生研讨方案(the freshman seminar program),提供过半新生参与小型、互动学习社群,未来计划持续扩展参与人数。

    国际化

    墨尔本大学的外国学生比率从2004年的23.9%增至2005年的24.6%,目的是希望能增加学生知识及文化的素养。有些学校也强调与他国学者间进行交流,例如,耶鲁大学评估本校的教师缺乏伊斯兰文化学者及中印度等国家的经济学专家,便试图延揽这些国家的专家学者进行学术交流,或是为学生开设这方面的课程,以弥补其学术的不足。

    牛津大学在2005-2006的年度报告1中谈到,为了增加对韩语及其他各方面的研究,将透过韩国基金会(Korea Foundation)促进对韩国的学术文化交流。借此,牛津大学获得更多的资源让学生能到韩国学习语言与历史,进而获得学位。耶鲁大学在2005年提出的“国际化架构”2中谈到,自1993年起,国际学生从1,331人增长至1,759人,而国际学者数量则是以两倍速度增长,超过了1,875人,之所以能够不断吸引国际一流人才到耶鲁,他们归功于“国际学生及学者办事处”(The Office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nd Scholars, OISS)能够改善国际学生及学者的生活品质,尽可能让他们在校园经验中能存有正面的回忆,因而对耶鲁产生一种认同感。

    社会服务

    一流大学除了追求学术与专业的卓越之外,另一项重要目的在于影响社会。例如牛津大学,在2005-2006的年度报告3中就谈到,近50年来鉴于老年人口的增加已带来许多问题,牛津大学认为有责任解决这个社会问题,于是校内的“牛津老年研究机构”(Oxford Institute of Ageing, OIA)便开始着手调查老年人口对政治、经济及社会福利的影响。他们认为要借助对社会问题的调查与了解,才能有好的社会、经济与福利政策,也才能让社会更加成熟。又如剑桥大学在2006年的年度报告中,也提到“剑桥航空及环境研究所”(The Cambridge Institute for Aviation and the Environment,IAE)和其他大学合作投资一项500万英镑的计划,要帮助邻近机场减少噪音对居民的干扰并改善飞机的燃料消耗。

    
公平正义与多元

    一流大学公平正义和多元原则吸引优秀学生和学者前来就读与工作。在弱势团体的保障上,一流大学各有不同侧重的对象。例如剑桥大学在其年度计划书中,每年特别拨款至少3,000英镑,至多5,000英镑作为清寒奖助学金之用。东京大学则在其推广国际化的计划书中,标榜校园无障碍空间的落实,提供所有身心障碍人士的生活与“行走”的无碍,同时也希冀全校同仁能意识到无障碍校园空间的重要性。东京大学对于女性员工的福利亦有所保障,并提出:(1)男女工作量均等;(2)女性高阶主管占有一定的比例,确实提升校园的性别平等。

    同时,为了达到多元化,一流大学校园招揽各国留学生,积极打造大学的国际形象。例如,柏克莱大学、东京大学、史丹佛大学和南加州大学等另拟定详细的国际合作计划,各自形成学术联络网,将大学经营的格局不囿限于校园,期待不同文化背景脉络的学生能相互刺激、成长、开展学术研究。

    管理品质

    墨尔本大学规划对所有的学术和行政部门进行内部个别绩效稽核与外部的绩效监督,确保合适的绩效考核及其进行。这些监督是与各层级的管理功能有关的。它也重视职员的品质管理机制,希冀借此规划使墨尔本大学成为一所于学术和行政管理之间质量并重且持续改进的大学。为了能有效运用校内外各种资源,特别强调校务品质保证,独立设置专职专门处理校务的认证,其保持系统性以绩效为导向的策略和计划来进行品管,并与学校的年度计划和预算周期相配合,借助财政预算的奖励来鼓励校内各机构不断改善,坚持使用最高标准来进行品质管理、财务管理和绩效责任制。并定期由外界机构(the University's Australian Universities Quality Agency,AUQA)来进行校内品质保证的审定。其审计过程包括借助广泛记载墨尔本大学品质保证的流程相关文献及现场参观研究大学行政业务流程与组成,并征询各式职员、学生和社区成员的意见(Melbourne University,2006)

    东京大学对于学校财务运作透明弹性方面的策略,在于建立有利于多元化及综合性发展的财务模式,创造一个能结合学术事业并联系多样化的教育和研究活动的财政基础,且能提供符合一流大学所需优秀教学与设备的财政管理。其实施策略如下:(1)放宽体制限制。寻求弹性的资金管理(如:发行债券,长期借款,赠与税金,投资和部门开支等项目),并调整如采购和审计工作的系统规定,以获得更大的自由度来执行预算。(2)建立多样性和全面性的预算制度。建立规则让校长与系所主管可有效地利用自有资金,发展一套财政和预算结构,以确保各部门自主与分权活动的进行与彼此的协调合作,并使得预算管理灵活和全面。(3)改善在教育和研究执行方面的预算支持。利用东京大学之规模,以实现更有效率的采购,且审查采购和服务的规格,改善水电开支的费用管理系统,向系所解释与说明提高采购效率的优点,以高效率的采购和建立积极的运用方式来提供新的资金。(4)支持获取外部资金。积极与教职员讨论教育及研究计划,组织专案(包括确定潜在的资金来源),为计划编制预算,如有必要,向外部争取资金;根据东京大学学术愿景,提出一份全面与统整的教育与研究计划的预算,并向外部争取资助;设立专门的办事处来支持上述所列职能(Tokyo University,2006)

    基础建设品质

    一流大学的年度策略规划书不只提及未来美好远景,更着眼于发现学校发展的局限,并找出解决之道。柏克莱大学、普林斯顿大学、香港大学在其学校年度策略规划中,皆有关切空间有效规划与永续经营,项目包含多样,宿舍空间不足与设备汰旧换新常被检视的项目。以柏克莱大学为例,其“策略规划计划书”,从急迫性和现实问题出发,思索其因应之道,诸如大学学生人数持续攀升形成负荷,学校建筑的老旧与空间不敷使用、核心校园的空地狭小难以扩充、停车设施不足等。这些空间规划与使用问题若不解决,则影响到学生和教职员前来之意愿。针对这些问题,柏克莱大学除了提出未来应限制大学人数的成长,以确保每个人仍能获得充分的资源外,更将焦点摆在空间的重新设计与规划上。

    住宿对大学生融入大学生活是重要的学习方式。英国和美国的名校如牛津、剑桥、耶鲁、哈佛大学和受英国影响的香港大学都非常重视大学生的生活学习。透过住宿生活的自治管理、社团活动和舍监的辅导,可以培养学生独立、自主、自律、互助合作以及领导的能力。柏克莱大学在其规划中,特别将大学部一二年级的学生安置在离学校中心不远的宿舍,期望借此增加他们认识校园、使用资源的机会。因此,宿舍的制度设计不但具有相当程度的教育意义,也是吸引国际学生和教员前来的重要因素。

    对此,陈之藩的过往留学经验颇堪印证,其《剑桥倒影》写道:“剑桥的传统,一天三顿饭,两次茶,大家正襟危坐穿着黑袍一块吃。所以每天同楼的都可最少见三次,最多见五次面。你不能总说天气,因为天气一直很好。你也不能总说茶,因为今天的茶与昨天的茶毫无不同……这种环境逼迫着每个人与另外一个人接触,而今天的话题又不会同于昨天的话题。谁知哪依据闲谈在新天上映出灿烂的云霞;又谁知哪一个故事在脑海中掀起滔天的涛浪?我想剑桥的精神多半是靠这个共同吃饭与一块喝茶的基础上。”

 

来源:《江苏高教》2007年第6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   课程研究所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OTCMS V2.81